当前位置: 生态建设 >防火救灾

澳大利亚消防工作的特点

2013-07-09来源:中国林业网

(一)广泛的社会力量作中坚。澳大利亚的各州的森林消防以乡村消防局(或类似乡村消防局的消防机构)为主,广泛动员社会各方面力量,公民自觉参与程度高。庞大的志愿者队伍来自社会各个层面,他们不计报酬服务于森林消防公益事业。每周都要把一定的时间贡献给消防队,发生森林火灾后,宁可放下本职工作,也要听从召唤,奔赴火场。社会的支持更为直接,各界经常给予森林防火工作的捐助,一些生产厂家免费赠送消防设施设备,气象局无偿提供信息支持,消防车行驶无需牌照,有消防标志即可,免收消防车的有关公路费用等,使森林消防工作有着坚实的社会基础。

(二)强大的资金投入作后盾。澳大利亚政府每年都投入大量资金用于森林防火基础设施建设,各州的森林防火投入都在l亿澳元以上(折合人民币4.5亿以上),经费主要来源:州政府、地方政府占30%,保险公司占60一70%,还有社会捐助,以及少量出租防火设备的收入。维多利亚州是澳大利亚面积最小的州,仅有22万平方公里的面积,可每年的森林防火经费在l.3-l.6亿澳元(平均每公顷林地投入19澳元左右。折合人民币85元左右),由于雄厚的资金做后盾,各州的森林防火基础设施十分完善,装备精良。以维多种亚州为例,有防火专用飞机20余架,建立100多处气象站,有6000个车载台,600个无线通讯站、1200个差转台、各种手持机、对讲机、传呼机11600部;消防车1265台,吊车8台,大型运输车3台,防爆救援车8台,水泵245个;有5个移动抢险救灾中心,25个救援中心,12个维修部。

(三)完备的法律体系作保障。澳大利亚森林消防法制化程度很高。各州都有自己的乡村消防法或条例,如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早在1949年就制定了《森林消防法》;1992年又制定了《乡村消防条例》;1997年重新修订了新的《森林消防法》和《乡村防火条例》,对森林消防的管理区划、机构设置及职责、义务消防队的建设、部门间的协调配合、防火期的划分、计划烧除、火灾扑救、扑火指挥、责任人惩罚、资金来源和使用等方面都做出了明确具体的规定。《乡村防火条例》还规定,为加强对森林防火工作的指导和监督,在州政府内设立“林火协调委员会”、“乡村消防局咨询委员会”,专门从事森林防火方针、政策的研究,并对预防和扑救火灾工作中存在的问题提出意见,研究解决办法。

澳大利亚非常重视火案的查处工作,严厉惩罚森林火灾犯罪,其刑事法律对造成重大火灾的责任人员规定了处罚的标准,如故意或过失造成森林大火的,最高刑可判到10年监禁。

(四)制度化的培训教育作前提。澳大利亚非常重视森林消防人员的培训工作,从规程制定、教材编写、基地建设、  培训时限、经费投入等,都有严格的规定。乡村消防局设有专职培训官员,主要负责组织对全体志愿者的培训和管理。上层培训中层、中层培训骨干,骨干培训众多的志愿者,形成一个“塔式”培训结构。培训教材统一制定,培训大纲对不同层次森林消防人员的培训范围、执行标准、考核评价方法等方面都有具体要求。具体的培训工作分初级、高级、小队长、中队长、管理人员五个等级,规定初级培训每年不少于20小时、中高级培训不少于60小时。只有达到了规定的学时,经过实际操作和演练,考试合格后才能晋级,发给相应的等级标志。年培训经费平均每个队员约500澳元。各基层森林消防站每年要对辖区的义务扑火队员进行2次考核,并适当更新。由于认真严格的培训和考核,澳大利亚森林扑火队员的专业扑火水平普遍较高,扑火伤亡事故极少发生。

(五)先进的科学技术作支撑。澳大利亚森林消防的科技含量很高,消防部门十分重视先进科学技术在森林防火工作中的应用。在信息采集、信息传输、通讯联络、指挥调度等方面建设完善,大量使用计算机系统,地理信息系统用于森林防火并延伸到了小区一级。在组织管理、培训教育、火险预报、火情监测、扑火指挥、火灾扑救等各个环节及森林防火的各个层次,都大量使用了现代化的管理工具和管理技术。国家设有林火研究机构,各州林业局、防火中心及国家森林公园等单位都承担森林防火研究项目,有些科技研究成果属世界领先地位。

(六)专业化的设备生产作支持。澳大利亚各州均有自己独立的森林消防设备研制开发中心和工厂,生产的设备品种多,换代快,贴近森林防火实际。统一开发生产的森林扑火队员安全防护装备和多种灭火设备,在设计、生产上均符合国际和澳大利亚的标准化组织(ISO、SA)的最高安全标准。维多利亚州的地Altona消防设备开发研制中心长期与美、加、日等发达国家合作,产品除在本国各州广泛应用外,还畅销世界各地。